當前位置:首頁 > HR資訊 > 企業專訪 > 正文
專訪友邦保險CEO:深耕中國回歸壽險根本
作者:莆田人才網 時間:2013-7-1 閱讀:

魏革軍:非常感謝您接受《中國金融》雜志的專訪。首先請您對國際金融危機后全球保險市場以及保險監管的變化趨勢給予一個總體判斷。

杜嘉祺:好的,那我們就先從全球保險市場談起。談到全球保險市場,不可避免地會談到國際金融危機,其影響極為深刻。后危機時代金融去杠桿化,金融創新變得非常審慎,全球保險市場與全球經濟呈現趨同走勢。歐美步履維艱,尤其是歐洲,而中國與亞洲則持續增長。保險公司外部經營環境也經歷了深刻的變化。保險公司面臨巨大挑戰和多方壓力:一是監管趨緊、資本限制。二是來自股東的限制,股東期望高企,要求有穩定的高回報,試圖更深地參與經營,確切知道自己所持股份的投向。三是市場風險加大,不確定性以及各金融市場傳導的風險持續困擾保險市場。不少保險公司通過投資債券和股票創收以支付保險賠付,而股市下跌帶來保險投資等大幅縮水。金融危機對歐洲乃至世界的影響至今仍未結束,其對每個市場參與者來說都是很好的教訓,給我們這些保險經營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吸取這些經驗教訓,可以使我們站在更高的平臺上,把事情做得更好。

金融危機之后,監管機構就建立全球系統性風險管理體系進行了進一步思考,其實這在歐洲前后已經討論了十多年的時間。2009年11月歐洲議會批準了償付能力Ⅱ的初步法律架構,最近償付能力Ⅱ的實施時間又被推遲, 目前時間表還沒有定案 。同時,國際保險監督官協會(IAIS)采用了一個共同框架,希望成員國家采用全面的保險監管原則以及26類保險監督管理的核心原則。這些原則力圖確保一個保險市場的健康發展。但IAIS并沒有法律上認可的強制力,因此并不能夠強制成員國家采用該些原則。

歐洲部分償付能力的法規調整是屬于針對個別市場的監管措施,目的是為了保護它們自己的市場。這些法規條例,不是為亞洲市場而設計, 也不一定適用于亞洲。在過去,亞洲監管機構常以歐美的模式作為借鑒,如今不一定再適用了。歐洲和美國陷入的經濟困境,很大程度上與其市場的特殊因素有關。事實上到今天他們還在辯論償付能力II是否適用。坦率地說,歐洲某些保險公司的疲軟表現與償付能力Ⅱ給它們造成的壓力有關。

這些監管措施甚至導致部分歐洲公司退出亞洲壽險市場,對當地市場帶來負面的沖擊。友邦憑借雄厚的資本實力,充分發揮了保持市場穩定與持續發展的作用,去年友邦就在馬來西亞和斯里蘭卡收購了兩家歐洲公司的壽險公司業務。這些收購亦符合友邦扎根亞太地區的全盤戰略,進一步鞏固了友邦在該地區的領先地位。將來如有合適的機會,友邦還會繼續在亞洲擴展業務——包括自身業務拓展和并購等等。

亞洲監管機構需要因應不同的市場特性和階段性調整監管體制。例如歐洲國家在制度層面上已具有較強的社會保障安全網,但該制度的巨額負債也使得歐洲的監管模式浮現問題。中國保監會現正研究設計第二代償付能力體系,積極考慮中國發展階段的實際情況,反復征詢保險公司及其他市場參與者意見。對此我極為欣賞。銀行業與保險業的差別很大,保險領域實行全球統一的標準為時尚早。對于我們來講,無論是哪一種監管,核心內容基本趨同,全面風險管理的理念要自始至終。

魏革軍:您曾經做過英國保誠保險公司六年的CEO,現在又是友邦的CEO,對壽險有著獨特的理解,您怎樣看壽險業對經濟持續增長的貢獻度,壽險在一國經濟中的主要作用是什么?

杜嘉祺:與金融市場其他行業相比,壽險的主旨略有不同。中國在金融發展方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與我25年前第一次到中國相比,變化很大。無論是股票市場、私募股權、債券市場,還是壽險市場都發展迅猛,令人刮目相看,各監管機構功不可沒。然而,社會福利和保障體系還有待完善,特別是人身保險市場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人身保險目前在中國內地市場滲透率只有1.8%,遠低于韓國、中國香港的7%和10.1%。保險沒有普及也體現在中國高儲蓄率上,中國家庭部門儲蓄率高居18.7%左右,美國只有6.5%。而且大部分儲蓄是以銀行存款和短期儲蓄的形式存在的。

壽險的第一個核心功能是滿足消費者的保障要求,為可能發生的意外,人身意外、醫療支出等來提供保障;此外也為退休和養老提供保障,鼓勵定期且長期的儲蓄。中國目前正面臨人口老齡化,醫療養老方面還存在資金缺口,政府也一直在努力擴大社保的覆蓋范圍,但難以獨擔所有的保障功能。所以我覺得應該積極發揮商業保險的補缺作用。保險與儲蓄提供的保障功能并不完全相同。一份保單從你第一次支付保費開始,就能夠提供保單涵蓋的保障;而銀行存款只能在積累到一定的規模、數額之后才能夠為你提供保障。推動商業保險的發展也符合中國政府關于擴大內需、以消費拉動經濟的政策。保險可以幫助降低儲蓄率,從而促進消費的擴張。換句話說,保險行業的發展是有助于國內經濟更多地進行消費的。在中國目前城市化和人均收入不斷增長的大背景下,商業保險在社會保障體系中扮演著日益重要的角色,健全的社會保障體系有助于建設一個和諧的社會,而商業保險是社會保障體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壽險的第二個核心功能是作為長期資金的來源,使保險資金為經濟持續發展提供支持。人身保險的債務都是長期性的,大多數給付是在保單生效后很多年才發生,所以長期的債務需要久期匹配的長期資產投資。我認為債券市場應該是保險公司匹配長期債務主要投資的渠道。在中國,債券市場的發展還不夠完善,應當加快步伐,以配合保險投資及經濟要發展需要。

泰國債券市場的發展是一個很好的成功案例。上個世紀90年代亞洲金融危機發生之前,泰國主要是依靠短期的資金流入彌補經常賬戶的赤字。當短期資金、特別是銀行的短期貸款停頓時,就會面臨經濟危機的沖擊。在后危機時代,泰國致力于實現經常賬戶盈余,深化國內金融市場的發展。泰國如今主要通過長期的資金來源來維持賬戶的平衡。友邦保險是泰國市場上的長期投資者及泰國最大的保險公司。在危機發生中和發生后,我們跟泰國的財政部通力合作,開發政府的債券市場。我覺得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泰國獲得了更多經濟復蘇所需的長期資金,我們獲得長期的投資,以匹配我們在泰國的長期債務。

中國現在不需要依靠短期外資來促進經濟的發展,但卻面臨過度依賴銀行借貸的問題,因此應該深化債券市場改革。作為市場的一分子,我們樂意也應該為此提供支持,為中國經濟的進一步發展作出我們的貢獻。

來源:http://www.czltiw.tw | 關閉
希尔顿娱乐城客服